Site Overlay

高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社会经济共生发展研究

  我国在推进城市化战略中,大量农村人口需转移培训;在推进产业优化升级中,大量下岗工人需培训再就业;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中,需求大批高素质、高技能、创新型人才。为此,构建学校与企业、高职院校与地方政府合作互利双赢的长效机制,培养发展地方经济、服务地方经济的高素质、高技能、实用型人才,已经成为学校、企业和政府的共同需求。 
  关键词高职教育;社会发展;经济建设;共生发展 
  一、高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经济共生发展研究 
  1.在推进现代化进程中,将为区域经济建设供高质量的人才支撑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供的数据表明,我国的劳动技能指数居世界第59位,高级技师和技师仅占1.5%,高级工只占3.5%,中级工占35%,初级工占到6%,而西方发达国家高级技师占35%,中级工占5%,初级工占15%,可见我国高素质、高技能、应用型高职人才严重短缺,已经成为我国从成本性质的中国制造向技术性质的中国制造转变的瓶颈。面向区域经济的中小型企业,更是普遍存在高级技术人才招不来、留不住、用不上的问题,严重制约和影响中小企业的发展后劲和发展活力,进而制约和影响区域现代化进程。高等职业教育作为与社会经济发展、科学技术进步、产业结构调整最为密切的一种教育形式,在培养目标、专业设置、课程体系、教学方法等方面,有着与普通高等教育不同的特点,主是培养与培训服务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区域社会经济的高素质、高技能、应用型高职人才。特别是在教学组织形式方面高等职业教育将由封闭的学校教育走向开放的社会教育,从单一的学校课堂走向实际的职业岗位,从学科学历本位转向职业能力本位,从理论学习为主转向实践过程为主,从学科中心转向学习者中心,将以课堂传授间接知识为主的教育环境,与直接获取实际能力、经验为主的生产现场环境有机结合,使学生在与企业、社会的广泛交流中获取知识,让学生在实践中学习知识,在项目开发中高能力,在真实的生产性实训环境中得到最有效的锻炼。使毕业生快速实现由学生向职工的角色转换,实现学生就业和企业用工的顺利对接。高等职业教育所培养和输送的高素质、高技能、应用型人才,是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最为直接、最为强大的人力资源。 
  2.在推进高新技术应用中,将为区域经济建设供高水平的技术服务 
  我国高等教育资源特别是普通高等学校主分布于大城市,中小城市特别是广大区县,普通高等教育资源严重匮乏,因此面向区域经济、服务区域经济的高等职业教育院校就成为地方高等级的教育资源,拥有人才、技术、信息优势。根据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既高度综合又高度分化的现状,既求从业者有更专更深的专业能力,也求从业者有更宽更广的基础能力,高职教育的发展应定位于满足企业在职职工技术与技能水平的升求,为企业培养培训知识和技术高度复合的人才,为企业推广与应用新发明、新技术、新创造供技术服务,为区域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供支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供高水平的技术服务,为区域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供高水平的技术服务。 
  二、高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社会共生发展研究 
  1.在推进城市化进程中,将承担起大量农村人口转移就业的教育职能 
  在实现工业化、推进城市化发展战略进程中,大量向城市转移、向非农产业转移的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普遍偏低,大多数只具有高中、初中文化程度,少数仅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甚至还有文盲或半文盲,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科技新文盲。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对农村劳动力转移现状的调查数据表明24年,农村外出劳动力中具有高中学历的占12.1%,具有初中学历的占63.3%,仅有小学文化水平或文盲或半文盲占24.6%。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以经济较为发达、流动人口较多的广东省为例,以青年农民工为主体的农民工队伍中,文化素质总体上还以初中文化为主,所占比例为54.63%。调查数据分析表明,无论是全国的整体情况,还是广东省的个案情况,向城市转移、向非农产业转移的农村劳动力的文化水平不仅以初中文化水平为主,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小学文化水平或文盲半文盲。这不仅影响着该群体的职业选择、待遇高、市民化的资本积累,也影响着区域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发展进程。作为主服务于区域社会发展、服务于区域经济建设的高等职业教育,将利用高等职业院校的人才优势与信息资源,历史性承担起高农村大量转移人口的文化知识和人文素质的教育与培养职能。 
  在实现工业化、推进城市化发展战略进程中,大量向城市转移、向非农产业转移的农村劳动力的职业素质更是普遍偏低,缺乏转移就业的技能,缺乏转岗就业的技能。农业部、劳动保障部等六部委《23-21年全国农民工培训规划》公布数据表明我国农村现有1.5亿富余劳动力,其中受过专业技能培训的仅占9.1%;以21年新转移的农村劳动力为例,受过专业技能培训的仅占18.6%,出现了企业招技工难与民工找工作难的“两难现象”,从侧面反映出农村转移劳动力的技能和技术结构与企业的需求之间存在着结构性偏差。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我国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都处在剧烈的变化之中,这种变化不仅导致产业、产品的技术含量不断增加,而且导致新的产业、新的行业、新的职业不断涌现,不同职业岗位的内涵处于动态的不断发展变化中。由此可见,大量向城市转移、向非农产业转移的农村劳动力只有在掌握较高的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的基础上,才能成为某些专业领域的熟练劳动力,在城市中具备赖以生存、发展的基本知识、基本能力、基本技能后,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市民。作为与科学技术进步、产业结构调整最为密切的高等职业教育,将历史性的承担起大量农村转移人口的基本能力和基本技能的教育职能。 
  2.在推进工业化进程中,将承担起大量下岗工人转岗就业的培训职能 
  我国目前处于农业经济占相当比例、现代工业经济还不成熟、知识经济己现端倪的历史时期,正在实现由传统农业国家向现代化工业国家的转变,产业结构的变化也反映在就业结构的变化上。由于劳动力知识结构与产业结构不相匹配,造成大量传统产业工人下岗,在产业结构转换过程中出现结构性失业等社会问题。调查显示传统纺织业工人下岗比例达31%,木材采运业工人下岗比例达39%。失业率在产业结构转换过程中出现了上升趋势,其中既有总量上的矛盾,更多是结构性矛盾。高等职业院校将凭借自身门槛低、重技能的优势和特色,承担起大量下岗工人培训再就业的教育职能,不断更新下岗工人的知识和技术,使下岗工人不会因为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科学技术更新换代而被社会所淘汰。这样,高等职业教育不仅将推动区域经济发展,而且将成为保持社会稳定的“支撑点”。
  三、高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共生发展研究 
  1974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等教育研究专家马丁·特罗(MatinTrow)在《从精英向大众高等教育过渡中的问题》一文中,根据适龄青年入学率,将高等教育发展分为精英教育、大众教育与普及教育三个阶段,并出了具体的量化指标。第一,当高等教育入学率在15%以下时,称为精英教育(Elite Higher Education),此时高等教育的对象局限于少数学术精英,作为特权,受出身、天赋等条件的制约。精英型高等教育首先关注的是塑造统治阶层的能力和人格,使学生为在国家和学术性专业中充当精英角色做好准备,世界一流的学科研究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是精英高等教育的永恒追求。第二,当高等教育入学率为15%-5%时,称为大众教育(Mass Higher Education)阶段,此时人们开始逐渐把高等教育机会作为那些具备某种正式资格者的权利,高等学校的功能虽仍然是为了培养精英,但这是一种更广泛意义上的精英,包括所有经济和技术组织中的领导阶层,教育的重心也从塑造人格转向传授更为具体的技能。第三,当高等教育入学率超过5%时,就进入了普及教育(Universal Access)阶段,此时高等教育越来越成为一种义务。马丁·特罗1998年在《从大众高等教育向普遍阶段过渡美国优势》一文中,对普及教育阶段的内涵又作了修正和补充“高等教育大众化今后1年的主任务是从大众阶段迈向普及阶段。但是大众高等教育与普及高等教育的区别不再定义为越来越多的学生进入各种各样的学校学习,这是旧的普及高等教育观念。今后的普及高等教育不在于注册人数,而在于参与和分享,即与社会大部分人,几乎包括在家里或在工作单位的全体成年人密切相连的‘继续教育’。这种教育不再凭借传统的学院或大学校园,而是通过远程教育。大多数学生的学习并不是为了追求学位和学分,而是为了保持或改善其在就业市场中的地位,或者为了自娱自乐。其结局有点类似于‘学习社会’(Learning society)。”由此可看,高等教育发展的三个阶段在学习态度、入学标准、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学习方式等方面,都会出现质的变化。国际比较的经验告诉我们,健康发展、规模庞大的大众高等教育体系,将为更高层次、更大规模的精英高等教育供更有力的资源支持。一个精英高等教育体系不健全的国家无法创建有效的大众高等教育体系,一个大众高等教育落后的国家不会拥有世界一流的精英高等教育水平。精英高等教育应该享有更多的学术自由,大众高等教育应该享有更大的市场自由。在政府、市场、学术三权角力之下,学术的前沿在哪里,精英高等教育就应该出现在哪里,政府管辖的边界在哪里,大众高等教育就必须延伸到哪里。精英高等教育与大众高等教育分别有适于自己耕耘的广阔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精英教育、大众教育和普及教育应该是和谐的。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更是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成为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的主体。 
  参考文献 
  1 张辉,苑桂鑫.高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经济发展关系研究J. 职教论坛,28,(17)15-19. 
  2 陈先运.高等职业教育与地方经济建设发展的关系J. 中国高教研究,25,(3)48-5.